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
引用拙文请注明出处与原创署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在这里将涉及城市建筑、社会人文、革命历史、时事政治等方面,发表拙文,直抒己见,与朋友们交流。 愿我们都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。 欢迊朋友们光临,交流,批评!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思想觉悟”的开启--回忆1947年的富锦联中(拙著《回望》摘录)  

2016-06-12 10:14:04|  分类: 岁月留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947年春天,我在松花江下游重镇富锦县开始上了初中。那时当地的中小学校都是春季始业,一个学年从春到夏是上学期,从夏到冬是下学期。我上的中学全称叫“富锦县联合中学”,简称“畗锦联中”“联中”,就是将日伪时的“女高”和“男高”合併成男女合校的中学。伪满时“国民优级小学”和“国民高等学校”(中学)都是男女分校。联中的校址在富锦县正大街东头。教学楼是一幢二层的外廊式灰砖建筑。教学搂位于校园的北边,楼的一层中间有一个大券洞,以券洞为中心左右两边是对称的,外走廊的东西两端各设一个木楼梯。从中间大券洞可以通向后面的操场。我们班当时在二楼西面数第二个教室。这幢外廊式教学搂层高不太高,从外走廊的木廊杆扶手往下看一点不眼晕,冬天下大雪时地上的雪很厚,我们竟敢往下跳着玩,我跳下去落在厚厚的雪层上也没伤过。这幢教学楼据说是在1934年前后张进思(张甲洲)任富锦中学校长时县里建设的。张甲洲是巴彦人,清华大学生,共产党员,1932年回到家乡组织成立了巴彦抗日游击队,任队长(后为江北独立师师长),巴彦游击队溃败后他潜伏到富锦中学。当时曾与我父亲暗中结为抗日知交。1937年8月,张甲洲在投奔东北抗联独立师的途中,不幸与敌人遭遇被袭牺牲。我父亲作为抗联独立师的领导曾亲自操持置棺将他埋葬。


2016年06月11日 - 风云之下 - 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富锦联中教学楼

 1945年8月东北光复后,松花江下游地区很快就建立了共产党的政权机构。富锦县当时属于合江省管辖,省城是佳木斯。当时的学校已完全由共产党的干部来领导。富锦联中的校长是胡炎、副校长翟颖(女)、教导主任赵黎生都是来自延安的革命干部。我后来知道,原来翟颖就是东北抗联第四军原军长李延禄的儿媳妇,她当时大概不到30岁,她丈夫叫(李)万杰,夫妇二人都是领导干部。翟颖在1980年代曾在北京任过国家建材总局的设计司司长,主管我当时工作的设计院。我调动工作时因为得到了她的帮助,我的原单位才放我。可惜我没有机会及时看望她,后来听说她去世了,真是遗憾。胡炎,穿着一身黄色军棉衣,偏瘦的中等个头,身体不大好,当时大概有30多岁。他是南方人,对东北的严寒天气很不适应,整天戴个大口罩。我不知道这位老干部后来的信息。赵黎生也不是东北人,大概也在30岁上下。他后来当了哈尔滨师范学院的党委书记。

那时正是解放战争初期,胡炎校长经常给学生做形势报告。我是从那时候才开始听到“形势报告”,知道离我们这个小地方很远很远,中国有那么多地方、那么多事,脑袋里也初步灌装上一点历史印象和政治意识。我从报告中知道“八年抗战”共产党八路军如何抗战,国民党反动派蒋介石“蹲在峨眉山上”不抗战,抗战胜利了下山来“抡胜利果实”(直到解放后多年,特别是文革后,我才全面知道14年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全面历史真相)。解放后常谈到“思想觉悟”问题,我想,我是从1945年冬父亲抗战回来后,开始对“抗战”、“抗联”、“共产党”这样一些概念是从亲情上自然产生的好感。而1947年富锦联中的“形势报告”则是开启我“思想觉悟”的最初的重要一步。

这一年,合江地区正是全力为解放战争出人出力出粮做贡献的时候。在政治气氛热烈的校园里,我们学校的学生也被号召参军参干。暑假前我校初三就有一批学生报名参加合江军大(佳木斯,合江军政大学,后来迁去武汉称解放军**步校)去了。我二哥在初三,原来是学生会于部,他积极带头参了军。我是一个刚上初一的小孩,那时候还真没这个觉悟。

那时,学校里的老教师我大都不认识,只听说有个王大普这么一位老教师。我们常接触的就是班主任老师。我们的班主任叫王赫,个子稍高,说话稍有点娘娘腔调,他是“东大”分配来的(“东大”就是后来的东北师范大学。1946年初共产党从延安分派一批骨干到东北筹办东北大学,起初叫东北公学。校址几经辗转,曾迁在佳木斯。后来张如心带来延安大学与华北联大一批教职工,充实了力量。1948年定名为东北大学,1949年后迁到长春,1950年改名为东北师范大学。)当时这个“东大”是个培养教师和地方干部的供给制学校,大概也就是个短期的培训性质,出来的学生就是“参加革命”的教师或干部。那位王赫老师给我留下的印象已经不太深了。1956年后我在哈工大读书时,看到他,已经是哈工大马列主义教硏室的教师。1957年春“鸣放”运动时,有的学生给他贴大字报,说他课讲的不好,水平太差,我还出于“师生之情”贴大字报“保”过他,为他美言几句。

回忆1947年的富锦联中(拙著《回望》摘录) - 风云之下 - 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四十年代富锦的街头建筑

1947年在富锦联中时,有时我们还在县里看到文艺演出。记得那时有一个叫巴犁的人,他是来自延安的文艺人士。他领导一个文工团在富锦演出革命文艺节目。比如歌剧“小二黑结婚”、“兄妹开荒”等我就是那时看的。“雄鸡,雄鸡,高呀么高声叫……”,至今已是老朽的我仍然会唱。那时我也听到了“黄河大合唱”这样的经典歌曲。巴犁是拉大提琴的,当时在我们小中学生的眼里,是个很神气,很了不起的人物。他留着长发,穿着黑色的干部服,南方口音,很有艺术家的样子。1945年东北光复后,我最早学会唱的第一支革命歌曲是我父亲亲教的东北抗联的《露营之歌》。现在这些从内地来的文化人士把抗战时的解放区文化带到了富锦,也使我开始接受到了延安时期的革命文化。

1947年父亲己调到佳木斯工作,哥哥们也都已参军。所以暑假时妈妈就带我迁居到佳木斯,我就转入佳木斯市合江省立联合中学继续读初一下了。

    


  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