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
引用拙文请注明出处与原创署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在这里将涉及城市建筑、社会人文、革命历史、时事政治等方面,发表拙文,直抒己见,与朋友们交流。 愿我们都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。 欢迊朋友们光临,交流,批评!

网易考拉推荐

从一张照片回想抗日父辈们的生死战斗友谊  

2015-09-01 11:44:49|  分类: 岁月留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在我的像册里有一张
1936年富锦中学毕业学生与老师的合影。在这张照片前排坐着的老师中,竟有三个人是我父亲的抗日战友。中间的那位就是2014年我国政府首批公布的300名著名抗日烈士之一,我党领导的东北最早的抗日游击队之一-巴彦游击队的总指挥张甲洲。30年代父亲与张甲洲有过一段生死交谊的经历。

19321月,东北军驻依兰镇守使李杜将军与丁超,冯占海等将领组成了吉林自卫军(抗日义勇军),通电各县举旗抗日。在松花江下游重镇富锦县保卫团任正队长的父亲,血气方刚,爱国心切,带着一连人投入到吉林自卫军。128日至25日,日寇以大量兵力对哈尔滨进行天上炸、地上轰的疯狂进攻。父亲参加了这场哈尔滨保卫战。因战斗勇敢而由连长提升为营长。1933年春,陷于敌强我弱,孤立无援的吉林自卫军兵败溃散了。一时苦无抗日队伍可投的父亲回到已被日寇占领的家乡,韬晦之中被工商界推荐当了警察大队长。他抗日心不止,终日郁闷忧愤,只望有重返抗日队伍的时机。

从一张照片回想抗日父辈们的生死战斗友谊 - 风云之下 - 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1936年张甲洲(张进思,前中)、于天放(前左4)、张中孚(前右2)等老师与毕业学生合影。

恰在此时,县里中学来了一位新校长。一次在县里的会上,父亲认识了这位叫张进思的校长。当时的一个县城没有多大,有点名声的人很容易为人所知。父亲得知这位张校长是个从北平回来的大学生,并亲见他仪表大度,知多见广,口才甚是了得。张进思也得知父亲曾是抗日战场上的义勇军军官,为人正直,也颇尊敬。很快,彼此在交往中觉得很是投合。特别是张进思对义勇军的赞扬,明显流露出他坚定抗日的心情,这使父亲深有知己之感。有一次父亲邀朋友在家喝酒,忧愤中喝得大醉,竟跑到院中大骂日本鬼子。吓得朋友和母亲忙捂住他的咀把他拽回房里。这事被张进思知道了,他提示父亲:这个时候,要志藏于内,勿露于外。由于彼此心交神会日渐深切,尤其是对父亲抗日信念和为人诚实的坚定信任,张进思也透露了他的来头。原来当初他是北平清华大学很活跃的共产党员,19325月,他和清华大学的于天放等在北平的东北同学回到家乡,组织了巴彦游击队和日伪军进行战斗,总指挥张甲洲就是张进思也。1933年冬,这支由巴彦游击队改编为“中国工农红军江北独立师”(张甲洲任师长,赵尚志任参谋长)的队伍在“左”倾路线的干扰下溃散了。之后,张甲州化名张进思潜伏到富锦来。这样,父亲与张甲洲可谓都是抗日受挫的“落难英雄”,同经历、共命运,使他们自然地结成志同道合的亲密朋友。1935年张进思结婚后,他的夫人刘向书也成了母亲的好友。他们的俩个孩子佳田和佳心也是和我们弟兄一起长大的朋友。我们两家从此成为世交。

那时父亲是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,明着是警察大队长暗中却与进入富锦乡下的抗联联系。他积极为抗联购买军需物资,并冒着生命危险护送抗联人员进出县城。张进思是青山暂隐乱云中,他公开身分是中学校长,常以讲述历史故事对学生进行爱国教育,私下却作为地下接头点,帮助我抗联人员前来办事。张进思和父亲一文一武,彼此心照不宣,相互照应,成为身处敌伪窝中相互鼓励与支持的抗日密友。

1937年,父亲在与抗联独立师祁致中师长见面商定后,615日果断行动参加了独立师。抗联上级领导任命他为独立师参谋长。这时,张进思也遭到日本人的怀疑和暗中监视,很难再在城里潜伏下去。独立师祁致中师长派人和他联系,请他带几个“文化人”来参加独立师。828日这天是星期六,学生们都去郊游了,学校分外寂静。张进思按照事先与独立师的约定,和于天放、张中孚等人走出县城,去投奔距县城20多里的独立师。为不引人注意,他们先后分开前行。

天刚黑时,负责迎接张进思的父亲和联络员郭革一,在叉路口上迎到了张进思。父亲与张进思虽然分别时间还不长,但是有过生死杀场、别妻离子共同经历深切感触的两个人,见面时还是激动地拥抱起来。三个人并排走在大道上,边走边说着话。拐到地势较洼的一个小窄道时,变成前后三个人:父亲在前,郭革一在后,张进思在中间。这时突然从上面大道上叭叭叭打来十几枪。父亲与郭革一立即向上面还击。连喊“打!冲!”以造声势迷惑敌人。原来,这是县里大排队的头头刘金贵带领七八个伪军从乡下“收烟刀”(收大烟税)回城,路上看到有几个人影拐到小道去,他们断定是抗联独立师的人,就暗中开了抢,我方一回击就被吓跑了。父亲回头一看,呀!张进思倒在地上了,肚子还流着血。父亲和郭革一赶快把张进思抬到高粱地里藏起来。父亲急切地问:“老张,你怎么样啊?”“够呛啊。”张进思话声很小。原来,肚子被打穿了,血不停地往外流。父亲连忙把衬衫脱下撕开,把他肚子缠上,抱着他,把他的头放在自已的腿上。郭革一火速往师部跑去找战士带担架来。这时张进思脸色惨白,腹部的血仍向外渗流。他看着父亲,气息非常虚弱地说:“老李啊,我可能不行了……太遗憾了,我……不能和你们一起去战斗了。”“不,不会。你要挺住,队伍一会来了把你抬到师部,会有办法的。”然而,张进思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微弱了。他闭着眼睛拼尽气力断续地说:“老李,我们相知难得……记住我吧。代我向祁致中同志问好……前途是光明的,我们一定会……胜利。”

当部队来人时,父亲正流着泪守护在张进思的遗体旁。父亲带人到附近一个屯子找来一口大花头棺材,把张进思的遗体埋葬在一处后有山包、前面开阔 “风水好”的地方。这就是烈士张甲洲与父亲永别的地方。

193710月独立师扩编成抗联第11军,父亲任第一师师长。1938年,在日寇的残酷剿杀下,我抗联队伍损失惨重,北满抗联不得不向黑嫩地区转移。临危受命为代军长的父亲(军长祁致中赴苏未归),带领11军主力部队随李兆麟将军一起领导了这次遭尽严寒饥饿、生死苦难,在抗联史上著名的西征。当年参加独立师的于天放和张中孚与父亲一起进行艰苦的游击战争,并与父亲一起跨过小兴安岭,来到黑嫩地区继续坚持抗日游击战争。父亲任三路军龙南指挥部指挥,于天放任第六支队政治部主任,张中孚任三路军秘书长,他们始终是同生死共患难的亲密战友。1942年张中孚从苏联境内东北抗联教导旅(88)派回东北后牺牲。父亲虽然有幸活过抗战胜利,但没过几年就因战争年代的沉疴而瘫痪失语一病不起了。于天放叔叔也在文革中不幸去世。

无数抗日先辈们虽然不在了,然而当年他们生死与共的战斗友谊,他们共同经历的那些烽火硝烟,那些苦难,那些牺牲,那些热血,那些豪迈的战斗歌声,却依然在召唤我们,激励我们,面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,我们要铭记历史,永远继承和发扬伟大的抗战精神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