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
引用拙文请注明出处与原创署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在这里将涉及城市建筑、社会人文、革命历史、时事政治等方面,发表拙文,直抒己见,与朋友们交流。 愿我们都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。 欢迊朋友们光临,交流,批评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篇使我尴尬和不安的采訪報道  

2015-08-24 09:55:35|  分类: 岁月留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821日香港文匯報A25版登載了年輕記者毛女士采訪我的一篇報道文章(“抗聯後人憶西征”)。這篇文章發表前未經我看過、核實過(我曾叮嘱小毛記者:如冩報道,請先给我看看稿子,她爽快地答應了)。這篇報道文章僅是題目就欠妥當。我只是一個抗聯後代,我没有親身参加當年的抗戰經歷,我有甚麽資格“憶”當年的西征?不過是“談”一下所聼所聞而已。

      文章中有些歷史事件的年代,有関歷史人物的名字等多處有错误(如北满抗联第三、六、九、十一軍的三批西征是在1938年,“報道”冩在1940年;吉林自衞軍領導人李杜,“報道”冩成李牧)。“報道”中有的話並不是我直接説的或並不符合我的意思,多處叙事不確切(如“報道”説這次“轉移”(指西征)“使得三萬多抗聯隊伍,僅餘一两千人”。其實1938年前後,在日寇的残酷剿殺下,整個抗聯隊伍已經遭受嚴重損失,“三萬多抗聯隊伍,僅餘一两千人”並不是西征造成的。)。我本來的意思是廣義地談抗联,而“報道”却集中冩了我父親的事(有的地方或有错誤或不妥當,如我父親任過龍南指揮部指揮,而不是總指揮)。“報道”文章的文字也有些浮誇,如說我“說起父親的智勇故事”“常常手舞足蹈”,其實我只是習惯大聲講話而已,我這個知識老朽何曾不稳到“手舞足蹈”的程度?

     “報道”特别有違我的本意的是最後一段,即談到建國後抗聯人員的“職務”問題。實際情况是,記者小毛在采訪我時曾向我插話,說建國初抗联不受重視。我是在應對小毛的話時而隨意說幾句题外話。但我當即就提示小毛:這話不大合適,不要冩。可是發表的“報道”文章還是提了(即所謂“抗聯将領在建国後職務普遍不高”,“我父親…也低”這幾句話)。記者把對話中說的幾句隨意性閑話也冩上“報道”,而且都装入我的嘴裡,這是非常不應該的!(何况我當面已强調:不要寫這個)對此我感到很是尴尬,心裡非常不安!因为我父親生前從不計較所谓職務高低問题,“報道”這樣冩不僅損害了父輩抗日老同志的形象,也使我作为後代,为纪念抗戰接受采訪談話的主题本意受到扭曲。在此抗戰勝利70周年之際,我们是懷念抗日先輩,發揚抗戰精神,談甚麽其它無益之事呢?!這位小記者如此輕率地“報道”,登報廣傳,使我有口難辯,甚是困窘,带给我的是難以彌補的遺憾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為對應香港文滙报發行面,本文用繁體字書冩)       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