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
引用拙文请注明出处与原创署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在这里将涉及城市建筑、社会人文、革命历史、时事政治等方面,发表拙文,直抒己见,与朋友们交流。 愿我们都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。 欢迊朋友们光临,交流,批评!

网易考拉推荐

被“阶级斗争”教育的孩子--回忆当年的佳木斯合江联中(拙著《回望》摘录)  

2014-06-26 08:21:23|  分类: 岁月留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1947年下学期我转学到佳木斯市合江省立联合中学(合江联中)读初一下。佳木斯当时是合江省的省城,日本人统治时,这个城市已经建设的比较现代了,市容还比较可观。市内一条南北向的主要大街当时叫西林大街,是为纪念被国民党特务暗杀的共产党市长孙西林而更名的。

 当时我们合江联中的校长是邵凯。他是从关内来的一位有资历的共产党高级干部,后来调去沈阳任副市长。他的一条腿受过伤,走路有点瘸。教导主任是他的夫人,长的比较婑,比较黑,叫陈静。教师除了原来的老教师,还从“东大”来了几位新老师。他们都是东北光复后“参加革命”的学生,成为当时学校的教学骨干。我的班主任就是东大来的一位叫张惠芳(?)的女老师,人比较和气,长相也比较端正。我们的学校位于市区南部,学校北面院墙前有两三排长约百米的李子树林。我们的校舍建筑是一个乚形的三层砖混楼房,临街一面朝北,是学校的主入口。建筑物在西端向南伸出。建筑物南端有

        被“阶级斗争”教育的孩子(拙著《回望》之一) - 风云之下 - 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佳木斯市合江省立联合中学校舍正门

        (这张照片是从网上下载的,校舍还是从前的建筑,不过校门处及围墙大门处都与1949年前有些不同)

一个高高的锅炉房的大烟囱。由乚形的校舍建筑围合成校内的操场。在校舍主体建筑的西北部有一个独立的大空间单层建筑,那就是大礼堂。

    这一年学校基本上不上什么文化课。不但不上课,也没有任何体育活动。教学楼南面的操场上长了一片半个人高的荒草。当时共产党的教育好像是把过去在陕甘宁解放区、在延安时期,对成年人知识分子改造那一套搬到普通中学来了。学校整天搞“阶级斗争教育。对我们这些才十二三岁的孩子一天到晚也搞“改造思想”。一开始是搞“肃清恐美、崇美思想”教育。我们这些远在东北的小土孩,连美国这个国名都还知道没几年,谁知道它是啥样子,“恐”什么美?“崇”什么美?

    接着又搞什么“肃清文化汉奸”运动。不知怎么,市里教育领导部门揪出来个叫赵子先的人,说这个赵子先是文化汉奸。我因为原来没在佳木斯读书,也不知道这个赵子先倒底是怎么当的“文化汉奸”?同时还揪出一个叫汪润斗的人,好像这个汪润斗伪满时当过教育厅长吧。有一次这个赵子先被带到学校来,学校组织我们学生(那时全校只有初中几个班)在操场上开斗争会,批斗这个人。不知是谁还用一个现成的歌曲换上词,开会时还唱这支斗汉奸特务歌。那歌词我还记得很清楚--    

    “大家起来斗汉奸,赵子先;大家起来斗特务,汪润斗。心里有仇快报仇啊,心里有冤快申冤哪……”

    一边唱,一边有年岁较大的学生“积极分子”领着喊口号--

    “打倒汉奸赵子先!”“打倒特务汪润斗!” 

    我跟着喊口号、唱歌,但心里感到稀里糊涂的,这个挨斗的赵子先和只听名没见人的什么汪润斗,俩个人我都不认识,我真不知心里有什么“仇”?有什么“冤”?

    这个赵子先被斗得哆哆嗦嗦的大半天,随后就被市里的人押走了。

    过些日子,这个赵子先又由市里公安局的人押到我们学校的大讲堂来。原来这次是开公审大会。这一次他被押上台时,我看到被绑着站在台上的这个赵子先已经黑瘦憔悴得不成样子了,眼神木呆呆的,看样子这些天被折腾得已经有气没魂了。这次大会“公审”他死刑。会开的时间很短就宣布判处他死刑,很快就拉出去了。我到底也不知道这个赵子先是个罪该必死的什么“文化汉奸”,还是那个“阶级斗争”风行时代的一个牺牲品。

 不久合江地区的土改“暴风骤雨”刮起来了(就是作家周立波写的《暴风骤雨》那个年代)。合江各地农村都在搞斗地主,分田地,分浮财活动。我们学校又搞起一个谁养活谁的阶级教育运动。让学生们认清“是地主养活农民呢,还是农民养活地主?”就像当时唱那个歌一样“谁养活谁呀?大家来想一想”。学校领导做报告,找学生“典型”讲“思想转变”过程。记得有一个年令大点的学生上台讲话,谈他是怎样认识到了他的地主家庭的罪恶,决心要背叛家庭。运动搞得在十几岁的学生之间也燃起仇恨与斗争的火花。那时地主家庭的孩子也倒了霉,在同学中也要挨斗,甚至个别时侯曾有学生要用铅笔去夹地主子弟的手指这种“上刑”的恶作剧。

学校还组织我们看歌剧《白毛女》、“血淚仇”。到现在我还记得《血淚仇》剧中人物王仁厚的一句唱词:“王仁厚我离开了自已的家园……”为了深化教育,学校又把我们这些十来岁的小孩子们弄到乡下去,到了桦川县的一个农村。让我们下地去干农民的活,从中受“阶级教育”。有一次我们下地干活前,正巧是农民在一个场院要开斗争会(斗地主)。我真是想看看,可因为老师召唤我们要下地干活就走了。经过这番“阶级教育”,对我们少年的思想心理是真起了作用,我那时对地主富农真是很恨的。

1948年后邵凯校长调走了。新换的联中校长姓薛,个比较高,长脸,岁数也比较大些。他不是关内来的“革命干部”,是当地原来搞教育的。这年我读初二,学校这时才开始上文化课,诸如语文、代数、矿物、美术等等。这年我们还开始学了一点俄语。那真是“一点”而己,因为学校根本沒有俄文老师,而是在市里中苏友好电影院请来一个俄中混血儿,他本身好像也没多高文化,不过就教了如ШКОЛА呀,УЧЕНИК呀,那么几个俄文单词。教学搂里走廊拐角处还有一个乒乓球台,课后还能打几下乒乓球,4个球就接拍。这时学校好像是“正规”点了。当然,学校还是经常有政治活动。记得有一次还请来朱学范到我们大讲堂作报告。他讲的是在白区时的工会工作方面的事。从他的报告我模模糊糊地想像出一点解放前上海的样子。不过对他讲的什么色什么色工会的事,也没大听懂。那时的佳木斯是共产党的大后方,有不少共产党的重要人物和党外民主人士到佳木斯来。佳木斯那时候地方的主要工作就是巩固后方,支援前线。解放战争那个年代,黑龙江地区那些分了土地,“翻了身”的千千万万农民子弟,都抱着“翻身不忘共产党”的报恩思想,参军上前线“打老蒋”去了。在很大程度上,解放战争的胜利,国民党的垮台,新中国的诞生,是由东北这些农民牺牲的血肉生命换取来的。

被“阶级斗争”教育的孩子--回忆当年的佳木斯合江联中(拙著《回望》摘录) - 风云之下 - 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 左:在佳木斯合江省联合中学读书时的我

 1949学校又比较正规些了,主要是学文化课,基本上没那些“阶级斗争”教育运动了。老师们也都正规地备课教课。有意思的是我们以前“斗”的那个“特务”汪润斗,现在被“解放”出来使用了,教我们化学,而且非常认真卖力。据说这时上面比较讲政策了。同学中也有了学习上进的风气。当时我记得的同学中有刘速禹(他原来在外地时就是我小学的同学)、周尚武、仲济聪、佟晓时、张惠弟(他后来到哈尔滨外专去读书了)、葛忠等。班里还有几个高干子弟,如陈先舟的儿子陈××、张冠的女儿张宪真(陈先舟和张冠都是在东北做过革命工作的著名高级干部)。陈××当时是“民先”(“民族解放先锋队”)的队员,他岁数比我们大,戴深度近视眼镜,看起来比我们这些小孩子“成熟”多了。大概在1948年底吧他参军了。张宪真也比我大一两岁吧,她有点干部子弟的骄傲味道,人比较外向,也很要强的样子。1950年時我曾在哈尔滨见过她,当时她在市一中读书。本来1949年我应当读初三了,可是我觉得去年一年竟搞运动了,好像没学啥,竟自己给自己作主(当时我父母亲都在外地,我是住校生),没上初三,又读初二了。

这个时期,学校里“阶级斗争”这根弦松了些,我们玩的时间也多了点。操场上还设了一个排球场,我们有时打9人制的排球玩。有的星期假日里我还到市里的合江电影院(也叫中苏友好电影院)去看电影。我那时看的电影有“松花江上”、“乌鸦与麻雀”、“万家灯火”、“十字街头”……知道了白杨、赵丹、黄宗英、严阵、魏鹤龄、金焰、顾也鲁、而已、 殷秀岑、韩兰根、关宏达、舒锈文、尚关云珠、巩秋霞、张瑞芳等等演员。那时的电影院在开演前总要加演新闻记录片“民主东北”。我看到过“民主东北”附带的一个短艺术片,叫《留下他打老蒋吧》。还看过东北电影制片厂制作的第一个艺术片《桥》。那个电影中的“落后”或“反面”人物是一个工程师(知识分子从共产党政权到东北来那天起,就是教育和改造的对象)。看这些三四十年代的电影,使我不仅知道了这一时期的电影明星,感受一些时代背景文化。更重要的是长了不少社会见识,使我的少年心里一下子大大开阔起来。心里冲激进中国的社会历史、坎坷酸楚的人生影象和感觉。给我的人文心理素质成长与丰富打下了一点基础。


被“阶级斗争”教育的孩子--回忆当年的佳木斯合江联中(拙著《回望》摘录) - 风云之下 - 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合江电影院(这是日伪时期的照片,当时叫协和影院)

 

这年寒假我回到家里,大哥也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放假回家来。春节过后,我就和大哥一起去了哈尔滨,转学到哈尔滨三中继续读书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