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云之下---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!

引用拙文请注明出处与原创署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在这里将涉及城市建筑、社会人文、革命历史、时事政治等方面,发表拙文,直抒己见,与朋友们交流。 愿我们都为光明和正义而呼号。 欢迊朋友们光临,交流,批评!

网易考拉推荐

浮躁的“浪漫”-拙谈《我的娜塔莎》(原创)  

2012-01-27 11:57:08|  分类: 文化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最近看了某“金牌编导”编的电视剧《我的娜塔莎》。此前就听说这是写抗联战士和苏联女军官“跨国恋情”的浪漫故事。作为一名关注抗联史事的观众,这部电视剧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尽管此前我对这个所谓“跨国恋情”不免疑惑,但还是想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  我对影视工作者能去搞东北抗联的节目确实心怀敬意,因为这毕竟不是去吃糖赏花,而是要勇于吃苦挨冻。剧作家能把创作的题材想到东北抗联的领域,想表现抗联战士的生活,这个想法是很值得鼓掌赞扬的。因为东北抗联实在是太艰苦了,投些精力与财力去发扬与表现它也是对历史的公正。我们对这种传播与发扬革命斗争历史与爱国主义精神的文化层面,首先必须予以肯定。相信,《我的娜塔莎》的创作初衷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当我看了这部电视剧之后,却不能不感到有些遗憾。我想,深入了解、调硏和真正弄清并尊重历史事实,这对创作者正确表现某一历史客观对象应当是一个基本的保证。如果缺乏对历史客观事实的尊重态度和深入学习的过程,那么,编造再“好看”的“故事”也很难让人相信是表现这一客观历史对象的。这是历史与“故事”的真实融合问题,是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统一的问题。那么,《我的娜塔莎》这一“浪漫”的爱情故事是从东北抗联和苏联红军历史经历中产生出来的呢?还是以这个题材编造个“浪漫”爱情故事,然而却与东北抗联和苏联红军的历史实情神貌离异呢?我想如果当年的抗联和苏联红军老同志们看了,大概不会有人认同是属于前者。

       首先,这个“跨国爱情”的可能性就令人质疑。我们从当年88旅老同志的谈话和写过的文章中知道,那时在苏联的抗联战士训练生活是很紧張的,管理也是很严格的。虽然旅内有不少苏联军官和教官,但中苏间的关系和上下级的关系,都有很严格的分别和紀律规定。一般是不允许也没有抗联战士与苏联人恋爱的。至于抗联男战士与苏联女军官谈请说爱的事更是绝无实例的。所以,“抗联战士”厐天德和“苏联女教官”娜塔莎这个“浪漫”爱情故事的存在前提就是难以确立的。

       我们姑且就说可能有这么俩个人破了规矩,他俩就谈上了,让这个“故事”演绎下去吧。那么接下来剧中的一系列情节,更使人们心生疑惑:如此“浪漫”爱情的故事,其当事人能是“抗联战士”吗?能是“苏联女教官”吗?请看:


       厐天德等几个“抗联战士”为了给大队长报仇,他们竟自主行动越过国境来杀渡边雄。而那个为了追爱厌天德的“苏联女教官”娜塔莎居然随后也擅自过江了。在当年部队敌情观念那样敏感,敌国边境那样紧張的年代,抗联战士、苏联军人竟可以不经上级派遣就自行越境行动,这种行为可能吗?如发生此等事岂是写写“检查”了事?说得清吗?有这样肆意妄为无组织无纪律的“抗联战士”和“苏联军官”吗?

       为了侦察、绘制黑虎山地图,“苏联军官”娜塔莎竟和抗联战士一起越境,而且还担任队长。后来又一起派到“海东”去执行任务。这是根本不着边的事。当年从88旅派回国内小分队和地下潜伏人员是有的,但被派回的人只是东北抗联的人员。从来也没有派遣过苏军人员,更没有中、苏人员组编在一起派往东北执行任务的。东北抗联在东北的潜伏行动从来也没有苏联军人带队领导过,这是一个原则问题。

       那位“抗联战士”厐天德和“苏联女军官”娜塔莎到了“草帽山”之后,他们“浪漫”的荒唐出奇。一位“苏联女军官”为了争中国男人,竟和一个女土匪比起武来。甚而还结拜成亲,入了洞房,还要那个……这都是哪出跟哪出呢?当年有哪位潜回国内的“抗联战士”如此“浪漫”过?至于“苏联女军官”也到中国来争当新娘,这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“浪漫”畅想了。

       那位娜塔莎“潜伏”到“海东”来,为了“爱情”,打扮成个东北乡姑一般,装乖、学“女儿经”、甚至哭哭啼啼地求人家认下他这个儿媳妇。谁能想象这是一位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“苏联女军官”呢?“苏联女军官”如此没有尊严、没有军纪吗?那位“潜伏”的“抗联战士”厐天德也整天处在保媒拉线的纠缠中,居然还和景惠“结婚”了。当年被派潜伏回来执行地下工作任务的抗联将士,东躲西藏尚且难保人身安全,有谁竟还如此张扬闹腾,逢场作戏,取亲做郎呢?

       那位“88旅”的“抗联战士”厐天德,说是“英雄”,然而在他身上倒是演不完的“美人”戏。娜塔莎-满江红-景惠-纪子。而且还“怪有点本事的”,“净整些外国女人”。期间还生了两个混血儿女。当年那些趴冰卧雪、流血牺牲、潜伏地下、生死不保的“抗联战士”哪位能有“天德君”这般艳遇,这般“浪漫”经历呢? 

       那位战后接管“海东”的“苏联女军官”娜塔莎,为了要找到自己的爱人,居然擅用权力,假公济私,带着兵,枪口逼着人家脑袋,随意抓人。这可是当年解放东北,负有国际义务的苏联军官所为?

     已成为“苏联专家”重来“海东”的娜塔莎,且不说她平时随意就与厐天德私会,在她要求与厐天德结婚未被批准,並且苏联政府决定撒走专家时,她竟能抗对国家决定:“不!我不走,我要结婚”,“我决不走!”从50年代生活过来的人,大概谁也不会见过、听过和想象得出还能有这样一位“苏联女专家”!而那位老“抗联战士”厐天德居然不听组织的再三劝告,擅自偷跑去火车站送娜塔莎。这样的人,这样的事当然也只能是凭“浪漫”编出来的。

       娜塔莎从“海东”与厐天德分手了,归国后这俩位老鸳鸯便沉于情书,“我的衬衫……”、“我的月亮……”、“我的血液……”、“我的大山……”,那些小资产的肉麻词儿,说是出自两位经历战争的革命军人之口也实在让人未免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抗联战士”厐天德和“苏联女军官”娜塔莎的“跨国恋情”演尽了纠缠不休的情节,以至还演一出更为“浪漫”的戏。那边苏联女工程师娜塔莎“休长假”,从遥远的苏联欧洲城市支身一人住到黑龙江边一所孤立的小木房来。这边车间主任厐天德“请长假”,孤身一人也住进黑龙江这边的独立小屋。俩个人每天隔江面对打起旗语来!妙在那“旗语”竟比打字机还灵,什么情话都能表达。什么年代?什么国家?什么身份的人?整天在国境线上谈情说爱,可能吗?这是“浪漫”,还是发神经?

       剧中其他几位 搭配人物,如那个又矮又丑的“抗联战士”顺子(编导选两个高矮笨丑出奇的演员来当“抗联战士”,想搞什么效果呢?),也跟着“浪漫”。他因为“每天作梦都梦到”女土匪满江红,完成任务后竟不想归队了。爱情第一,他决意“不管什么事都要跟着红姑娘”。这个小丑式的“抗联战士”作着美人梦死了,然而他的梦中人满江红居然决意与他殉葬“结婚”了。烈女不为杀敌献身,却为封建殉情而死,是着意“浪漫”?还是欣赏愚昧?

     顾及篇幅暂不涉谈更多人物情节。举出如上几例最后还是归结到本文开头提出的一个问题,即历史客观对象与故事如何融合的问题,也即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统一问题。我觉得当前最泛滥的就是商业化至上,追求“收视率”、“票房价值”已经把真善美的艺术创作规律冲激混乱了。以至涉及历史的片子也因要追求“好看”而不惜“戏作”历史。电视剧不是历史,但是既然是历史性的电视剧就必须尊重历史。历史性电视剧的人物情节是那个历史时代的人事反映,因此它就应该遵循那个历史时代的人事常理规律来演绎剧情。当然可以虚构塑造,当然可以花样加彩,当然要求“好看”。但是其虚构,其花样,其好看,确实是不可离谱的。所谓“谱”就是那个历史时代的人事常理,历史人物身份行事的原则,历史事物的一般规律。

    如上所述,让1940年代在88旅的“抗联战士”随意自作主张偷越国境,这显然是离“谱”的编造。让1960年代前后一位共产党员抗战老干部仅仅为了个人的爱情就不干工作,跑到国境线去整天打旗語谈情说爱,这可是太离“谱”了!诸如此类,《我的娜塔莎》的“跨国恋情”说是“浪漫”,莫不如说是流于浮躁。浮躁得实在让人难受,更可想当年的抗联战士和苏联军官看了如何忍受得了如此“浪漫”的戏弄!

       搞好一部历史性电视剧是很不容易的,它可不只是让人“好看”,创作者更有一番认真学习历史、正确反映历史和教育人们的严肃责任。我们真诚希望编导们能多费心力创作出有根有脉的美丽“浪漫”花朵,而不要在商业迷雾中脱离历史与现实生活实际,飘到空中去搞什么“云端浪漫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